请君慎言

鹤厨,懒癌,沉迷安清不法自拔

战扩那点事(一)

文中的战扩是言家本丸的物吉战扩和号叔战扩的集合体
ooc注意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就继续吧

————————————————

现在本丸上下谁不知道这次的任务异常的困难,不仅仅是因为频繁的出阵,更是因为审神者把本丸全体战斗力都调动了起来。

清光坐在和泉守身边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一边等待着修复。

和泉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感叹到:“这次时间溯行军来势汹汹啊,而且比我们原来遇到的那可不是一个级别的。”,清光回想起这段时间的出阵情况也忍不住感慨到:“是啊,原来再怎么样也不会想这样源源不断的出现。”

原来审神者会根据大家的情况进行分析,然后派往不同的时空进行任务,如果大家在任务中受伤,即使是轻伤,审神者也会让大家先养好伤。然而这次,大家带着轻伤出阵也习以为常了,没办法,谁叫这次任务困难呢。

清光看了看崭新的修复工厂,这是那天审神者发现这次时间溯行军来势汹汹,于是咬咬牙(长谷部说的)拿出自己积攒多年的私房钱所新建了两间。对于主人的付出,大家看见眼里,记在心里,于是在接下来的出阵中更加卖力,回报为这次艰难的任务大家所付出的努力。

关于主人的节约没人比清光更有发言权,没办法,谁叫主人每次去万屋都会带上他一起去呢!而且每次都会挑选好久,只为选出性价比最高的那一个。

所以,清光在心里暗暗做下决定,这次一定要向主人展现自己最强的一面,一定要击退时间溯行军的攻击!

只是编个队而已,你们至于吗? (2)加番外

只是编个队而已,你们至于吗?
(2)

关于清光生气这件事,没人比安定更清楚了。

但是,平时身为大魔王(划掉)大佬的安定对这件事也不可奈何,因为这件事的起因——主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因为她自己的原因。

原因很简单,清光是个傲娇,但主人貌似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傲娇,所以完全会错了意。

唉……

安定表示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我也想和清光好好的在一起啊!

于是在这种大家都毫无办法的情况下,这几天本丸的气氛异常的诡异。

安定万万没想到这种僵局会在主人又一次作死(划掉)编队后以一种更加诡异的方式解决了。

那是在审神者又接到了新的任务(新活动)后,和往常一样,审神者在进行大量研究之后,对原来的编队进行了大变动。

主人不知道开了什么窍,把清光调回了第一部队。

看着清光连平时傲娇都忘记了只顾开心的样子,安定原本以为主人好不容易误打误撞解开了清光的心结,这件事就可以了结了……吧?

谁知道,主人这么蠢!让谁当队长不好,非要让他当?!!!

虽然大魔王理解主人做出这样决定的原因,无外乎是因为他的等级在本丸是最高的。

但是……

大魔王无奈的看着清光气的当场撂担子,气鼓鼓地跑出视野后,回头给了主人一个“温柔”的笑容,“柔和”的对主人说到:“主人,关于这次编队改革我有一个建议。”

————————————————————————

我建议让清光当第一部队队长。安定一脸微笑的建议道。

为啥?他不是说不擅长侦查吗?审神者一脸纯然的反问道。

“咔”安定的微笑终于因为审神者的“迟钝”而破功了,露出了一丝狰狞。他到底擅不擅长侦查不是主人你最清楚吗?!!

哦,对啊!审神者终于想起一直被她“照顾”的清光的属性值。

安定强忍着想暴打审神者一顿(婶婶:喵喵喵?)的冲动,尽力用平常的声音问道:那么主人你的决定呢?

原本他以为这样就可以了,谁知主人真心不了解傲娇这种生物啊!!!!

可是清光他这样说不就说明他不愿意去侦查吗?

主人,清光的性格就像小猫咪一样,您明白吗?!!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这次队长就是清光了!不过安定你要保证大家的安全(不要翻车)!审神者提醒道。

————————————————————————

得到了主人的命令,安定半逃跑半着急的离开了,疾步走向他们的房间。

希望清光没有等急了。

但是当他回到房间门口时,完全没有听见房间里的动静时,心不由得一沉,快步走到门前,试着开门,发现门从里面锁上了。

安定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但他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一下,轻轻敲门,轻声呼唤着清光。

过了好一会儿,安定才听见里面轻微的移动的声音,安定立刻意识到清光已经听见自己的声音了。于是安定强迫自己冷静地复述审神者的话道:“清光,刚刚主人叫我通知你,现在的第一部队队长是你。”

果然不出安定所料,他面前的门猛得打开,清光急切地一把抓住安定的围巾,急急的问道:“你不是在骗我吧?主人同意让我当队长了?”

安定看见清光着急的样子,便不想再吊他胃口了,于是安定用十分轻快的语气回答道:“真的哟!我可没骗清光哟~”

看见听到自己成为第一部队队长而兴奋的有些晕乎乎的清光,安定果断一把搂住清光的腰以免他摔倒,然后把他带到房内。

于是安定大魔王终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看见清光一脸娇羞的样子,安定觉得自己这么拼命为清光向审神者争取来的队长还是非常值得的!

只是编个队而已,你们至于吗?
大纲(划掉)番外

作为一名技术审神者,每次新活动的开启意味着新一轮攻略研究的开始。(๑•̀ㅂ•́)و✧

通过此次研究,我重新进行了一次编队:成立了本丸搞事(划掉)第一编队(即新撰组五把刀加青江)。(❁´◡`❁)

作为一名腐审,终于看到自己喜欢的两对cp在同一队里,我的内心早就达摩式爆炸(炸成烟花)了。
乾杯 []~( ̄▽ ̄)~*

队长理所当然的由本丸第一大佬(等级最高)安定大魔王担任……咦咦咦!!!!Σ(っ °Д °;)っ

魔王大人,我做错了啥?为什么要对我笑得那么“温柔”?(⊙x⊙;)

作战会议后,魔王大人亲自找我喝茶。
(๑˙ー˙๑)

我知道最近清光心情不好,我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啊!(。•ˇ‸ˇ•。)

你看啊,清光说他不喜欢劳动,我就从来不安排他劳动啊,清光说他不太擅长侦查,我就不安排他当队长……咦咦咦!!!我做错了吗?!!
Σ(っ °Д °;)っ

听其一番话,胜读一本书。_(:з」∠)_

我果然不能理解傲娇这种生物啊!!!!(ノ=Д=)ノ┻━┻

果然……最了解清光的就是安定了。(ಡωಡ)

果然,我还是太年轻了,不知恋爱的套路(划掉)情调。(ಡωಡ)

第二天,据本丸第一小黄刀报告,昨晚本丸某间房间月色正好。(⁄ ⁄•⁄ω⁄•⁄ ⁄)

嘿嘿嘿,腐审很不厚道的笑了,这次生意很划得来啊~(๑Ő௰Ő๑)

只是编个队而已,你们至于吗? (1)

清光最近很不高兴,因为自从安定来了,近侍和队长就和他无缘了。

明明自己比他厉害,主人为什么就不让他当队长呢?

清光一生气,全丸的刀包括审神者都知道了。于是大家想方设法让他高兴起来。比如说帮他干内番,给他买指甲油……

但是都没有效果……

清光不开心地撅了撅嘴,还不满地踢了踢腿。

讨厌,大家都不了解我,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开心。就算主人那个感情迟钝的人不知道,为什么连安定那个笨蛋也没看出来!

所以清光这几天一直就没给安定好脸色看。

这一生气就是好几天,这几天大家都小心翼翼的。

时光飞逝,转眼审神者又接到了新的任务(新活动),和往常一样,审神者在进行大量研究之后,对原来的编队进行了大变动。

令清光很开心的是,主人终于把他编入第一部队了!!!

我就知道主人总有一天会认识到我的厉害的!清光美滋滋的想到。

不过他还没开心多久,审神者接下来的话把他心中兴奋的小火苗给吹灭了。

审神者:队长就由安定来当吧,交给你我也放心。

本来清光就很不开心被安定比下去了,在听到安定那句“我当队长吗?真是出人头地了。”心中愤怒的小火苗“蹭蹭蹭”地冒了出来。

当场就撂担子气鼓鼓的跑掉了。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

笨蛋主人!笨蛋安定!都不知道来哄哄我!

清光委屈的喃喃自语。

我明明是主人的初始刀,同时也很厉害,为什么主人会更信任安定?!!

——————————————————————

不知过了多久,清光从睡梦中迷迷糊糊的醒过来。

…清光……

咦?好像是安定的声音……安定的声音?!!!!!!

清光“刷”的一下就清醒过来,果然,门外传来安定的声音。

“清光,刚刚主人叫我通知你,现在的第一部队队长是你。”

…啥?!!!!!!!!!!

清光猛得打开门,一把抓住安定的围巾,急急的问道:“你不是在骗我吧?主人同意让我当队长了?”

真的哟!我可没骗清光哟~

清光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模糊的,让他有种自己喝醉了的错觉。

后面发生的一切好像都是一场梦。

昨天晚上是清光自己扑上来的哦~

别说了安定,我昨晚喝醉了,什么也不记得了!!!!

unravel(5)

安定在阴影中静静地看着清光英勇杀敌的样子,仿佛要将那道身影刻在蓝瞳中。

只要看到他好好的我就满足了

安定强压下心中的酸涩和想拥抱他的冲动,深呼吸了一会儿,强忍着心中的冲动,再一次深深地看了正在和大家庆祝胜利的清光一眼。

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昏暗的天空中劈过一道雷,凭借常年的经验,安定几乎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敌人的强大。

而这种级别的敌人,凭借清光他们现在的状态绝对不是敌人的对手。而且,敌人趁着清光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发动突袭,准备打个措手不及。

眼看清光就要受到重伤,安定大魔王表示自己实在不能忍了!

手起刀落将敌人打倒在一旁,然后对着差点被打得措手不及的清光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教训。

你是笨蛋吗?!是不是修复是修坏了脑子?!怎么这么低级的错误还会犯?你对不对得起冲田君的教导?

教训完了送了一口气的大魔王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好像不应该出现在他们面前……吧?

但是,安定大魔王万万没想到,清光在这种事情上分外的警惕,所以大魔王被清光果断的带回了本丸。

事后,安定表示,自己还是非常适应本丸的生活的。

虽然他一直对于自己以这种方式来到本丸耿耿于怀。

但是,能和清光一起生活我就很满足了。

unravel(番外)

我叫言,是一名翻墙前非翻墙后依旧非的新任审神者。
(❁´◡`❁)*✲゚*

没错,我手中这把扇子就是我从阴阳寮退休的时候晴明大人送给我的。(。・ω・。)ノ♡

俗话说得好,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也把本丸的煅刀炉火烧的旺旺的。٩( 'ω' )و

清光小天使嫌弃煅刀会使他变得不可爱,所以我就让爱搞事的鹤球去了……(●—●)

鹤球说得没错,他就是给我带来惊吓了。Σ(っ °Д °;)っ

请允许我吐口老血。_(:з」∠)_

别说胁差了,打出来的是清一色的小短刀……(눈_눈)

婶婶我想要冲田组这么小的愿望都不能实现吗?!?
(ノ=Д=)ノ┻━┻

既然煅刀是死路一条,那我只有走捞刀这一条路了喽?╮(╯_╰)╭

在询问其他婶婶之后,我知道了捞刀的地点。于是我果断将此大任交给了可靠的清光,所以,一定要把他(你家安定大魔王)带回来哟~(๑•̀ㅂ•́)و✧

。。。。。。。。。。。。。。。。

后面的事大家就很清楚了吧~(ಡωಡ)

腐女婶婶表示看到他们两每天秀恩爱非常满足~
(❁´◡`❁)*✲゚*(持续飘花中)

脑洞来自于我家安定是由清光捞回来的加上歌曲。

还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unravel(4)

清光转身干掉最后一个敌人,潇洒的甩了甩刀上的鲜血,同时招呼同伴准备返回本丸。

这次的出阵出奇的顺利,不过也没捡到什么特殊的东西。

所以说,主人口中的“他”到底是什么呢?清光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又是因为运气不好没碰上?

不过他们运气差(非)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所以清光很快把这件事抛到脑后。

但是,青江跟他说他总觉得有人在暗中窥视他们。

清光有点难过,大家都有所察觉,就他完全没有察觉,心想回去后要和主人谈谈,要加强训练了……

突然,昏暗的天空中劈过一道雷,惊醒了正在胡思乱想的清光,借着雷光,清光清楚的看到雷光中的人影。

该死!真不知道该说运气好还是运气差,竟然在全队状态不佳的情况下遇到了检非违使!!!

散发着不详气息的蓝光的人形,乘着全队未反应过来时,猛得冲向清光,要看就要重创清光!

“清光!!!”

不知道是不是祈祷起了作用,一道蓝灰色的身影从暗处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到清光面前,替他挡下了那一击。

当这蓝灰色的身影映到红瞳上时,红瞳明显的一缩,紧接着耳畔传来熟悉却有些沙哑的指责:

你是笨蛋吗?!是不是修复是修坏了脑子?!怎么这么低级的错误还会犯?你对不对得起冲田君的教导?

听着熟悉的声音,看着熟悉的面孔,清光明显感觉到自己自从修复以来空洞的心终于填满了,美丽的脸上头一次绽放那么美丽的笑容。

他突然知道了主人口中的“他”是谁了。

看着安定气急败坏的样子,清光觉得有些好笑。

余光看到已经准备好返回本丸的同伴,于是乘安定还在生气的时候,一把抓住他,并且把他带回了本丸。

即使看着安定依旧一脸嫌弃的样子,清光也觉得莫名的安心。

只要自己在他身边就够了。

unravel(3)

安定觉得今天和平常有些不一样,好像今天的敌人数量莫名少了很多。

难道在这个一成不变的世界里发生了什么吗?

……不对!

安定猛地一转身斩杀了那个偷袭的奇怪身影。

……这是什么?!!

斩落在地的不是常见的浪人,而是一副手持打刀的冒着黑气的骸骨!

……
它们是什么?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它们想要干什么?
……

安定已经来不及思考,他的直觉告诉他,它们的出现必将使这个一成不变的时间走向他所无法想象的方向,虽然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突然,耳畔传来刀剑交错的声音,那是平时无法听到的清脆的声音。

……是谁?

暗淡的蓝瞳罕见的一缩,只因为眼瞳中印上了数百年来念念不忘的熟悉却又陌生的红色身影。

而红色身影的主人症专心致志地对付敌人,并没有发现突然出现在阴影中的暗淡的蓝色身影。

太好了!他回来了!

安定原本暗淡的蓝瞳瞬间就亮了,但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原本就不是很亮的蓝瞳以更快的速度暗淡下去。

……没错……虽然清光已经变了很多……但是性格还是和当年一样……可是如今我却这副样子……我……没有资格去见他……

安定站在暗处,愣愣的看着那抹红色的身影,思绪早就乱成一团麻,剪不断,理还乱。

unravel(2)

清光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当年自己断掉后,自己就迷迷糊糊的跟在断掉的本体旁边。不知道过了多久,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人,明明是一个娇小的女孩子却拿着一把明显是成年男子用的蓝黄色扇子。她说着奇怪的话语,然后自己就莫名其妙的修好了。

她自称新一代翻墙审神者,然后说了很多很多,清光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迷迷糊糊的想着既然自己已经修复了,是不是该去遵守承诺了呢?

清光觉得有些好笑,如果当年不是自己断了,自己可能永远不会看到那个毒舌的家伙的脸上也会有那种表情……那种感觉天塌了的表情……

啊啊……如果自己没有断掉的话,可能会在冲田君去世的时候看到吧……

嗯?这样说的话,那个家伙就不是体会了两次那种感觉?

想到这里,清光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他不敢继续往下想,不敢想像那个家伙在经历那么多之后的样子。

因为在他的印象中,那个家伙是天真的毒舌的样子……

所以当他来到本丸之后,他一心扑到打扮和切磋上,主人(婶婶)的煅刀请求也被他以“会把自己弄的不可爱”拒绝了。

而真正的理由只有他自己知道。

那个只有在深夜才会想起的记忆。

原来安定你还会哭啊……别哭了……你的眼泪滴到我伤口上好痛啊……唉……我跟你保证……我一定会回来的啦……现在你应该陪在冲田君身边……你要替我照顾好冲田君……嗯嗯,我保证一定会回来的……所以……你一定要等我哦……不要不小心也断掉了啊……

不过,今天的主人有点奇怪。

虽然平常主人偶尔也会提出只要他出阵胜利归来就让他去万事屋买东西。不过,今天主人难得亲自送他出门,还拉着他的手说一定要带他回来哦~

主人,“他”是什么?难道是什么稀有的材料吗?

清光顶着一头问号,迷迷糊糊的出了阵。

总感觉有那里不对。

unravel(1)

脑洞来自歌曲    ooc属于我

————————————————

“哈!哈!哈!”

血水染红了泛着嗜血红光的蓝瞳的眼角,仿佛蓝瞳的主人抹上了鲜红的眼影,斩杀最后一人后,安定有些疲惫的靠着墙,望着灰暗的天空,混混僵僵的想着,自己这般样子多久了呢……

啊……好像自从主人离开自己起吧?

……好吧,是好像还要早一些……

是啊……从那把臭屁的刀断后自己就有些不太正常了……

安定无力的笑笑,回想起自那以后突然变得异常嗜血的自己,不好意思去面对他们……

在自己第一次尝试到那鲜红的滋味时,就喜欢上了那种别样的快感。安定突然意识到,自己喜欢的是血啊,是新鲜的血啊~但是又有些害怕,所以一直压抑着自己对于鲜血的冲动。

但是,当那一刻来临的时候,那种对于鲜血的冲动就无法抑制了,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在顷刻间就吞噬了一切。

那时的安定意识到,当自己能在战斗中作用这与生俱来的天赋,他的战斗力就能再上一个台阶。

呐,清光,如果我能更早的意思到的话,你就不会被冲田君带去池田屋的,因为我会比你更强,什么都能斩断的哦~

这样的话,你就不会……

安定的脸庞滑过一道水痕,自己真的已经很累了,但又不敢去面对他。

突然,安定想起了什么,突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没关系的,在他们的记忆中,自己还是天真可爱的样子……

呐,请记住我天真可爱的样子吧~

尽管我已经变得疯狂了……

“给我掉头去死吧!”

安定知道,自己永远走不出这片天地,因为他把自己禁锢在这里……